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学校新闻>>正文
学校新闻
校歌里的父亲--来自我校首任校长甘洪泽先生女儿的追忆
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孔立虹 王湘粤 权壵予 发布时间:2022-06-07 浏览次数:

我校首任校长甘洪泽先生(甘洪泽先生女儿甘幼玲供图)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是日,眺望苍翠的远山,凝望着缓缓东去的邕江水,79岁高龄的甘幼玲老人,在温煦的余晖中,轻轻地唱起了《送别》。当年,在左江畔,父亲甘洪泽把她抱在膝上,一字一句教会了她这首愁绪满盈、深情款款的歌曲。老人说,父亲曾唱着这首歌,将许许多多的学生送出校门奔赴各地。虽然父亲已作古多年,但是父亲为人父为人师的点点滴滴,一直珍藏在她心底。

甘洪泽,广西民族师范学院前身广西省立崇善师范学校建校首任校长。

他为建校第一届毕业生挥毫的“亲爱精诚”题词,鼓舞着一代代民师人,守南国而不舍,驻边陲而未弃,弘文励教,培英育才;

他所作(词)的《省立龙州师范校歌》,饱含教育救国激情;

他笃行不怠的“复兴中国教育”教育理念,在83年后的今天,依然涵养着祖国南疆红土地上的奋进民师。

.

“起来,大家起来,复兴中国教育是赖。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为我民族育英才。”——《省立龙州师范校歌》

.

甘洪泽先生出生于宁明县城一个书香世家,父兄俱为一时俊彦。当年,其父甘分喜作为宁明县第一批留日学生,携长子甘浩泽赴日,后甘浩泽从日本京都帝国大学毕业归国,出任民国广西省第一任教育厅长。甘分喜、甘浩泽父子清朗开明,具有国人当学习先进思想文化知识报效国家的爱国思想。父兄的潜移默化,使得甘洪泽先生自幼立下教育报国志向,勤奋读书。1926年,甘洪泽先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国立北平师范大学预科,并于1928年进入国立北平师范大学教育学本科心理学专业学习。

1932年,甘洪泽先生从国立北平师范大学学成归来,先后任民国广西省立第五中学教师、民国广西省立第六中学校长、民国广西省初中军训第一大队普通科主任、民国广西省教育厅督学、民国广西省立南宁高中教导主任等职。1938年9月,被民国广西省教育厅委任为广西省立崇善师范学校筹备主任,甘洪泽先生带着同是国立北平师范大学毕业的妻子陈学源和两个幼小的儿子,舍弃省城优渥的生活,一路南下,举家迁到边陲小城崇善县(现崇左市),在崇善县东门外(如今的丽江书院旧址),筹建广西省立崇善师范学校(后更名为广西省立龙州师范学校,即广西民族师范学院前身)。1939年4月,广西省立崇善师范学校(以下简称“崇善师范”)挂牌成立,正式招生办学。甘洪泽先生任崇善师范第一任校长,在崇善度过了崇善师范办学最为艰难的岁月,确立了“复兴中国教育,为我民族育英才”的校训,并影响至今。

1941年,崇善师范更名为广西省立龙州师范学校(以下简称“龙州师范”)。

甘洪泽先生在龙州师范任职期间,正逢国运不济,外邦入侵,家国飘摇,先生义无反顾,全力以赴护学校,护学子。多年后,年迈的甘洪泽先生回忆当年办学经历时,对晚辈们说:“国难当前,教育学生牢记国恨家仇,用教育来唤醒民众,坚决抗日,决不妥协,是为师之责!”

一句“为师之责”,使得甘洪泽先生甘舍小家,护校护生。当年,日寇入侵,兵荒马乱,为了保证学生及学校教育资产安全,甘洪泽先生让女学生和女教员往乡间先行撤离,男学生及男教员带着重要的书籍仪器紧随其后,而甘洪泽先生夫妇及其年幼的孩子,是最后离开学校的。彼时,日军已登上左江码头。甘洪泽先生全力护佑了学生及学校资产,却未能保护好自己年幼的孩子,两个儿子均在躲避日寇扫荡的颠沛流离中夭折。在甘幼玲看似平静的叙述中,透露着她对父亲深切的理解和感佩。她说,两个幼子的夭折,成为父亲心中永远的痛。

甘洪泽先生的爱国情怀以及给予进步学生的帮助和保护,激励了无数学生义无反顾投入革命事业。据龙州师范当年的进步学生、后在自治区政府副主席任上离休的梁成业回忆,抗日战争时期,以梁成业为首的龙州师范进步学生,在学校秘密组织成立地下党支部并开展地下党活动,甘洪泽先生知悉后,不但暗中保护地下组织,还在学校晨会上公开表态:“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在校内带走一个学生!”学校进步学生的一次集会期间,甘洪泽先生觉察有国民党特务混迹学生当中进行监视活动,便机智地用手持拐杖敲击墙壁,提醒在隔壁集会的进步学生加以警惕。这段往事,是甘幼玲早些年听家族姊兄提及的。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为我民族育英才”。在甘洪泽先生明里暗里的教导和保护下,龙州师范一批爱国青年成长为南疆边陲的抗日救国力量,在抗日战争时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父亲非常爱国。担任校长八年间,始终坚持用教育唤醒师生救国报国的意识,大家起来复兴中国的教育,为我民族育英才,发扬民族文化,建造自由中国而努力,父亲于1946年辞去校长职务,离开了龙州师范,一度离开了他心爱的教育事业。1949年,听到全国解放的消息,父亲欣喜若狂,一改平素的温文尔雅,手舞足蹈地带领全家一起哼唱爱国歌曲。对于父亲而言,新中国的成立,能够延续自己的教育爱国梦想。”甘幼玲有些激动,她说,抗战胜利前后,父亲常哼唱的是《松花江上》,解放后,最爱唱的是《歌唱祖国》,老人家的一腔爱国情,全在歌里。甘幼玲回忆着,叙述着,仿佛俊朗、意气风发的父亲就在眼前,并未老去,更未走远。

.

“来,自由中国的建造,民族文化的发扬,吾侪责任毋旁贷。”——《省立龙州师范校歌》

.

“吾侪责任毋旁贷”,这是甘洪泽先生办学过程中责任担当以及生活中严于律己的真实写照。

“清廉”为甘氏家族家训之一。甘幼玲说,父亲对此家训视若珍宝,严格遵循。

当年,甘洪泽夫妇初到崇善,无论是办学条件,还是生活条件,都相当艰苦。甘洪泽夫妇和其他教职员工一样,住的是学校简陋的泥瓦房,地板是稍作平整凹凸不平的泥地;没有厨房,甘洪泽夫妇决定自己修建。夫妇俩上街购买毛竹等建房材料时,有人谑笑说:“这对读书人真傻,学校那么多砖瓦不用,非要花自己的钱。”被看作“傻子”的甘洪泽先生不以为然,和来自北平的妻子一道,用执笔的手,一砖一瓦亲手盖起了一间简易厨房。甘幼玲说,当时堂伯父在学校管总务,在学校物资使用上,始终对父母进行严格监督。而父亲,始终勤俭办学,从未浪费和无故占用哪怕一丁点的公家财物。

甘洪泽先生不仅严于自律,对家人亦严格要求。

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已经在南宁民族师范学校任教并荣获“南宁市优秀教师”称号的甘洪泽先生,被戴上莫须有的“右派”的“帽子”,被迫离开了挚爱的讲台。后来,许多被错划的干部职工很快摘掉“右派”的“帽子”,恢复工作和职务,而甘洪泽先生由于历史原因,迟迟未能“摘帽”。一九六五年,作为驻南宁民族师范学校“四清”工作组组长、时任广西大学党委书记的黄传林,曾表示要为甘洪泽先生“摘帽”尽力,然而随着“文革”爆发,“四清”工作组撤出学校,在当时混乱的局势之下,甘洪泽先生“摘帽”之事被搁置。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初,甘洪泽先生的表弟甘怀勋时任自治区党委常委、南宁地委书记,完全可以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为他争取早日“摘帽”机会。但是,甘洪泽先生给家里人下了死命令:“谁也不许找怀勋办事!”“甚至有一次,母亲随着其他亲友一块去甘怀勋表叔家拜年,父亲也因此一个星期没理会母亲。”甘幼玲话语里,既有对温良贤淑的母亲的疼惜,又有对“不近人情”的父亲的敬佩。

这顶“右派”的“帽子”,在甘洪泽先生头上“戴”了将近二十年。直到1974年下半年,在甘洪泽先生所在单位南宁民族师范学校等各方奔走努力下,才按政策恢复了父亲人民教师的身份。1976年8月,甘洪泽先生与世长辞。“父亲是摘了‘帽’才离开人世的,老人家没有遗憾。”此时的甘幼玲,含泪轻轻地笑了。

.

“快,教学做,做学教,复兴中国教育是赖”——《省立龙州师范校歌》

.

“父亲对学生,确实是好的,确实是爱的。”在甘幼玲的印象中,父亲甘洪泽以身作则,坚持“教学做,做学教”,以立德树人为己任,备受学生和乡民爱戴。

在甘幼玲的记忆中,家里从来不乏访客,不是老师,就是学生。崇善地处偏远山区,经济落后,学生大多来自贫困家庭。来访学生中,有些是来请教学业的,还有部分是来寻求生活资助的。父亲从不居高临下,永远和颜悦色,尽力而为,学业上不吝传授,谆谆教诲,经济上倾囊相助,散尽千金,是学生和乡民眼中的好先生,好校长。

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与双亲。然而有一天,一名国民党军官登门拜访,一进门便给甘洪泽先生跪下了。这是先生的一个穷困学生,当年因交不起学费,经常在教室外偷听。甘洪泽先生发现后,允许他进到教室旁听,还经常接济他。这个学生学成后投笔从戎并成为了一名国民党军官。那天,他专程来感谢甘洪泽的知遇之恩。临走时,这名学生双手奉上三根金条:“甘校长,我马上要随部队离开广西,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但甘洪泽先生婉拒了。当时,甘家生活也已陷入窘迫,三根金条可以很好地缓解家庭困境,但甘洪泽先生从未后悔对学生散尽千金的慷慨和对学生报恩金条的婉拒。多年后,晚辈问起这事,甘洪泽先生说,当时时局不定,兵荒马乱,作为军人的这名学生,前途未卜,命运堪忧,更需要金钱傍身。爱生之情,溢于言表。

甘洪泽先生在龙州师范任校长的八年间,日军两次侵扰崇善县,他带领全校几百名师生员工及家属疏散到雷平、下雷一带。期间,他坚持办学,师生们白天在田间地头上课,晚上则寄居在村民家中,做到师生安全,不误教学。日军撤出崇善后,学生一个也不少地返回学校。当年不少龙州师范的学生,成为新中国特别是南疆大地教育事业的坚实力量。

甘洪泽先生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和执着,深深影响了后辈。其长子甘幼玶,曾是广西大学物理学教授,后因组织需要而从政,为人清正廉洁,曾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女儿甘幼玲,深耕中学数学教学一辈子,是南宁市天桃学校一名备受敬重的优秀教师。甘洪泽先生的另外两个儿子,分别任教于佛山大学和广西广播电视学校至退休。孙辈中,甘宜沅为广西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商学院院长,吴蓓任教于南宁第六职业技术学校。甘幼玲说:“父亲一辈子没有离开讲台,我和我的兄弟以及后辈,也从不后悔拿教鞭的选择。”

甘洪泽先生“复兴中国教育”的思想理念,犹如家族基因,流淌在甘家三代人的血脉中,用“教育世家”定义甘洪泽先生一家,恰如其分。

夕阳西下,山水如画。

“起来,大家起来,复兴中国教育是赖。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为我民族育英才。来,自由中国的建造,民族文化的发扬,吾侪责任毋旁贷。快,教学做,做学教,复兴中国教育是赖。”……甘洪泽先生于1943年作词的《省立龙州师范学校校歌》的旋律,激越铿锵地回荡在灿烂的余辉中。校歌的每一个字,无不凝聚着甘洪泽先生83年前对省立龙州师范学校的心血和殷切希望,无不饱含先生对教育救国,民族复兴的笃定信念。而在甘幼玲看来,父亲甘洪泽的魂魄,早已根植于这首校歌,根植于南疆这片红土地。

“从当年只有几百名师生的广西省立龙州师范学校,发展壮大为如今拥有两万师生的广西民族师范学院,父亲可以含笑九泉了。”甘幼玲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目光灼灼。

.

作者手记:进德修业,崇学善成。悠悠八十三载,一代又一代的民师人信守笃行的校训,在不同时期焕发着同样的精神内涵。甘洪泽先生“吾侪责任毋旁贷”的办学精神,更是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民师人艰苦奋斗,自强不息,前仆后继,在祖国南疆的红土地上,挺立着民族教育的脊梁,不断书写奋进民师的壮美华章。

.

(该文第一作者系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孔立虹副教授)

·

·

 
上一篇文章:我校“金秋家园”离退休党员活动室揭牌
下一篇文章:我校学子在第14届“红铜鼓”中国—东盟艺术教育成果展演中获佳绩

Copyright ?2010 广西民族师范学院 电话:0771-7870769 传真:0771-7870799 邮编:532200

招生电话:0771-7870718/7870645 地址:广西崇左市江州区佛子路23号 技术支持:网络与信息化管理中心

前置审核编号:桂JS201301-013  桂JS201506-005  备案号:桂ICP备11003239号-3 桂ICP备11003239号-5